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主管

微信公眾號

地區情勢

大宗商品低迷期非洲面臨三重危機挑戰 ——以非洲五大經濟體為例

時間:2018-01-15 作者:李智彪 來源:《當代世界》2017年第12期

近期肯尼亞和津巴布韋的政治危機吸引了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其實類似危機隱患在眾多非洲國家存在,政治危機背后是經濟和社會危機。尼日利亞、埃及、南非、阿爾及利亞和安哥拉是當前非洲五大經濟體,也是中國開展對非“一帶一路”建設的重點國家。受近年來以石油為主的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及全球局勢整體動蕩影響,五國同樣面臨不同程度的經濟、社會和政治危機挑戰,需要中國投資者重點關注,盡力規避風險,實現合作雙贏。

 李智彪   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非洲研究室主任,研究員,博士研究生導師

DOI: 10.19422/j.cnki.ddsj.2017.12.014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5年數據,尼日利亞、埃及、南非、阿爾及利亞和安哥拉是當前非洲五大經濟體[1],五國國內生產總值約占全非國內生產總值的60%以上,對非洲大陸整體政治、經濟和社會形勢走向影響巨大,同時也是中國開展對非“一帶一路”建設的重點國家。然而,伴隨近年來以石油為主的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嚴重依賴石油和礦產資源生產與出口的非洲五大經濟體經濟、社會與政治形勢面臨嚴峻挑戰,不僅影響各國正常發展進程,而且也對中國在非洲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構成挑戰,需要中國投資者重點關注。

貨幣貶值、通脹高企和增長低迷構成的經濟危機

非洲五大經濟體同時也是非洲油氣和礦產資源生產與出口大國,五國經濟發展普遍倚重對外貿易,對外貿易又以出口初級產品、進口工業制成品為主要格局,即使是工業相對發達的南非,以礦產品為主的大宗商品出口也占其出口收入的一半左右。這種貿易結構導致各國對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變化比較敏感。自20146月起,以石油為主的國際大宗商品價格經歷了一波長時段的持續快速下跌潮,其中石油價格從每桶100多美元跌至最低30多美元,鐵礦石、銅、鋁等基礎金屬類礦產品價格也經歷了較大幅度的下挫,這對非洲五大經濟體宏觀經濟形勢產生了較大影響。

首先,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導致五國出口收入急劇萎縮,出口收入萎縮又引發各國貨幣大幅貶值或匯率劇烈波動。尼日利亞貨幣奈拉對美元的年均匯率2015年為193:12016年貶至254:12017年預計將貶至約314:1。埃及原本實行埃磅盯住美元的固定匯率制,但在外匯極度短缺并影響到國內經濟正常運行的情況下,埃及央行不得不于201611月放棄固定匯率制,讓埃磅根據市場供求自由浮動。之后埃磅進入快速貶值通道,埃磅對美元匯率很快就從原先的8.88:1貶至16:1,預計2017年年均匯率將貶至約18:1。安哥拉貨幣寬扎對美元的年均匯率2015年為120:12016年貶至165:12017年預計為167:1。南非貨幣蘭特對美元匯率呈短期波動態勢,如20161月份在16:1上下波動,9月份又回升至14:1左右,2017年預計保持在13.6:1的水平。五國中只有阿爾及利亞因外匯儲備相對充足(2015年底總額為1430億美元),本幣對美元匯率基本保持穩定。

其次,出口收入萎縮和本幣貶值又引發各國通脹率攀升,五國中通脹問題最嚴重的是安哥拉。20092015年間安哥拉年均通脹率一直在10%上下波動,2016年猛增至32.4%,預計2017年和2018年將繼續保持在30.9%20.6%的高位。尼日利亞和埃及的通脹問題也較嚴重,2016年兩國年均通脹率分別為15.7%10.2%,預計2017年和2018年兩國通脹率將繼續保持在兩位數水平。相對而言,南非和阿爾及利亞的通脹率比較溫和,基本保持在6%上下的水平。由于五國貧困人口居多,高通脹對他們的日常生活乃至生存構成很大威脅,他們不得不通過節衣縮食維持生存,一些人則在絕望之下鋌而走險,開始從事蒙騙、偷盜、搶劫等不法行為,進而導致這些國家的社會治安形勢每況愈下。為了遏制高通脹,部分國家不得不提高銀行利率,這種做法又對私人投資構成打壓,不利于實體經濟的運營。

最后,非洲五大經濟體經濟增長普遍下滑,其中尼日利亞、安哥拉和南非三個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下滑幅度較大。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統計,尼日利亞在19992008年間的年均經濟增速為7.5%20092014年間也基本在6%上下波動。2014年下半年國際油價開始大幅下跌后,尼日利亞經濟增速一路下跌,2015年降為2.7%2016年更是出現1.6%的負增長,成為尼日利亞近25年來經濟發展史上的首次。安哥拉在19992008年間年均經濟增速為11.2%20092015年也基本上超過了3%,但2016年罕見地出現0.7%的負增長。南非在19992008年間年均經濟增速為4%2009年之后基本上處于連年下跌態勢,2016年更是從2015年的1.3%降至0.3%。埃及和阿爾及利亞兩個北非國家經濟增長情況相對較好。埃及在19992008年間年均經濟增速為5.1%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經濟增速也基本沒有下滑,只是2011年“1·25革命”后經濟增速才顯現疲態。但20146月塞西擔任總統后,埃及經濟增長再次提速,2015年和2016年年均經濟增速分別為4.4%4.3%,成為非洲五大經濟體中經濟增速最高的國家。阿爾及利亞19992008年間的年均經濟增速為4%2009年之后絕大多數年份保持在3%以上,其中2015年和2016年增速分別為3.7%3.3%

眾所周知,宏觀經濟形勢好壞,尤其是經濟增速高低對社會形勢和政治形勢好壞具有決定性影響。非洲五大經濟體經濟領域出現的危機和挑戰,自然也會向社會和政治領域滲透、蔓延。

就業機會嚴重短缺引發的社會危機

非洲五大經濟體在整個非洲大陸屬于經濟社會發展情況相對較好的國家。按照聯合國最新統計數據,五國均已步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其中南非、阿爾及利亞和安哥拉屬于中高收入國家,尼日利亞和埃及屬于中低收入國家。但這種采用宏觀經濟數據簡單分類的方法,往往會掩蓋各國貧富分化嚴重、貧困率高等問題。事實上,即使在經濟高速增長時期,非洲國家也普遍存在有增長無發展或少發展現象,在經濟增速下降或停滯時期,實體經濟發展困難,就業機會大大減少,高失業率自然成為非洲五大經濟體普遍面臨的棘手問題。

根據聯合國等國際機構統計,2016年非洲五大經濟體失業率從高到低依次為:南非(25.9%)、安哥拉(20%)、尼日利亞(12.7%)、埃及(12.6%)、阿爾及利亞(11.6%)。在失業群體中,青年失業者占比更高,如2017年第三季度南非青年失業率高達65.7%。以青年人為主的失業人口的大量存在,是最具破壞力的社會不安定因素。由于他們既沒有收入又無所事事,對未來感到失望甚至絕望,很容易成為反社會反政府的潛在力量。在失業率最高的南非,暴力犯罪、游行示威等事件頻頻發生,其中謀殺和搶劫案件更是呈明顯增加態勢。據南非警方統計,在20164月至20173月南非財政年度內,全國共報告各類犯罪案件接近213萬起,總體比上一年度略有下降,但謀殺案比上年度增加1.8%,總報案數超過1.9萬起;民居入室搶劫案增加7.3%,總報案數2.2萬余起;商鋪入室搶劫案增加5%,總報案數2萬余起;劫車案增加14.5%,總報案數接近1.7萬起;搶劫運鈔車案增加10.9%,總報案數152起。[2] 

南非近年來還頻繁發生反對外來移民事件,其中201723月間發生在約翰內斯堡和比勒陀利亞等城市的排外游行示威活動規模和影響尤其大。此次活動主要針對來自尼日利亞、津巴布韋、馬拉維、莫桑比克和巴基斯坦等國的移民。游行組織者宣稱,這些國家的外來移民搶走了南非人的就業機會,還導致南非犯罪率上升,政府應取締非法零售商,打擊各種走私,趕走外來移民。部分城市的游行示威活動還出現打砸外國人商店的暴力事件,并造成少量人員受傷。

尼日利亞和安哥拉近兩年的社會治安狀況也不容樂觀,暴力犯罪案件頻發。在尼日利亞南部尼日爾河三角洲地區及幾內亞灣沿海,由于存在不少武裝叛亂組織和犯罪團伙,各種針對外國人和油氣設施的犯罪活動更是猖獗。2017年前三個季度,尼日利亞海域共發生20起以綁架為目的的海盜事件。201710月,尼日利亞首都阿布賈還發生兩名中資企業員工遭綁架事件。尼日利亞最大城市拉各斯近年來連續被英國經濟學人智庫評為全球十大最不宜居城市之一,2017年甚至排名第二,不宜居程度僅次于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安哥拉于20178月舉行總統和議會選舉,在這之前三個月內,僅針對中國人的各類刑事案件數量就發生了二十多起,使在安哥拉的中國公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受到嚴重損害。

埃及和阿爾及利亞的社會治安狀況稍好。埃及雖然經常發生各種游行示威活動,但大多具有政治色彩。阿爾及利亞也時不時發生一些街頭抗議活動,主要是針對就業崗位稀少、物價上漲和房屋供應短缺等問題,一般無政治訴求。

非洲五大經濟體出現的上述經濟和社會危機,會形成對各國政府的政治挑戰。如果各國政府缺乏有效的應對手段,或應對舉措不力甚至不正確,很容易使經濟和社會危機演化為政治危機。

政府公信力下降和恐襲陰影籠罩下的政治危機

就非洲大陸整體政局看,非洲五大經濟體屬于政局相對穩定的國家。但在面臨日趨嚴重的經濟和社會危機,尤其是在各國發展資金乃至財政預算普遍捉襟見肘的情況下,五國也出現了不同形式的政治危機,集中體現在執政黨或中央政府公信力下降以及恐怖主義威脅政治穩定兩個方面。

南非是非洲五大經濟體中經濟發展水平和工業化程度最高的國家。現執政黨非國大自1994年帶領南非人民推翻種族隔離制度以來一直掌權,的確也受到南非人民的愛戴與支持。但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非國大在應對危機沖擊、發展國家經濟方面顯得有些力不從心,加上黨內腐敗問題日益嚴重,導致南非人民對非國大的不滿情緒與日俱增。20168月,南非舉行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后的第五次地方政府選舉,非國大遭遇1994年執政以來首次巨大挑戰。在全國200多個城市的換屆選舉中,非國大在數十個城市敗給了反對黨,包括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以及號稱“非國大之家”的納爾遜·曼德拉灣市兩個選區,這種局面在前四次南非地方政府選舉中從未出現。更為嚴重的是非國大內部出現的分裂跡象。自2009年就任南非總統以來,祖馬總統已連續八次遭遇議會提出的不信任案投票。其中,20178月舉行的第八次投票首次采取不記名方式。雖然祖馬總統最終挫敗了提案,但投票結果顯示,仍有非國大議員不顧可能受到的黨內紀律處分,對該提案投了贊成票。此外,祖馬在擔任總統的八年內,先后11次重組內閣,創造了世界紀錄,也顯示出南非政府內部的不團結。

尼日利亞和阿爾及利亞兩國均存在國家最高領導人年齡較大且身體多病的情況。2015年當選尼日利亞總統的布哈里現已年滿75歲,近一年多內因健康問題已先后三次赴英國就醫并停留較長時間。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佛利卡現已年屆81歲,身體狀況也欠佳,近年來已很少在公共場合露面。因此,這兩個國家的領導人能否有效治理國家時常受到各自國內民眾的質疑。埃及總統塞西受到軍方強力支持,但“1·25革命”后的國家重建進程充滿艱辛。20164月,塞西政府為換取沙特的財政援助,宣布將兩座埃及軍隊租用的沙特紅海島嶼蒂朗島和塞納菲爾島歸還沙特,結果引發開羅等地民眾游行示威抗議,示威民眾還公然喊出“塞西下臺”的口號。安哥拉現執政黨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長年掌權,政局比較穩定,且在20178月平穩實現了新老領導人的政權交接,但該國也存在政治隱患,那就是一直在卡賓達地區搞分裂活動的“卡賓達飛地解放陣線”。

非洲五大經濟體還面臨恐怖主義威脅,其中尼日利亞和埃及的問題最為嚴重。2002年興起于尼日利亞北部博爾諾州的宗教極端組織“博科圣地”,近年來頻繁進行各種恐怖襲擊活動,已造成2萬多人死亡、約260萬人流離失所[3] ,成為尼日利亞政治和社會穩定的頭號敵人。尼日利亞政府乃至鄰國政府曾多次對其進行大規模軍事清剿,并宣稱摧毀了其主要據點,但“博科圣地”殘余武裝分子仍時不時興風作浪。20177月,“博科圣地”在博爾諾州伏擊尼日利亞國家石油公司勘探隊,又造成50余人死亡。在埃及活動的恐怖組織更多,危害較大的是“伊斯蘭國”組織西奈分支,2016年底以來該恐怖團伙已策劃三起針對國內科普特基督徒的大型恐怖襲擊活動,共造成數百人傷亡。埃及政府不得不在20174月宣布在全國范圍內實行為期三個月的緊急狀態,并在20177月和10月兩次延長緊急狀態。即使在這樣的高壓態勢下,20171124日埃及北西奈省一座清真寺還是再次遭疑似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炸彈與開槍掃射襲擊,造成至少305人死亡、128人受傷,這是自美國“9·11”事件以來全球范圍內死亡人數最多的恐襲案,令全世界震驚,也給埃及的安全形勢敲響了警鐘。 

 

非洲五大經濟體面臨的經濟、社會與政治危機其實也是非洲大多數國家都存在的問題。三重危機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其中經濟危機所發揮的影響和作用最大。非洲國家要化解這些危機,首先應重點關注經濟問題,把國家經濟建設作為施政重心。鑒于非洲國家普遍倚重出口初級產品的經濟發展模式,這種模式極易受國際大宗商品市場價格波動影響,大力推進工業化是轉變這種發展模式的唯一出路。當前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在低位運行,意味著工業化所需的原材料成本低,非洲國家應抓住良機,快速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工業革命,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它們面臨的諸多政治、經濟、社會問題,如政局動蕩問題、經濟結構單一問題、失業問題、恐怖主義問題、貧困化問題等。當然,曾遭受西方殖民主義幾百年蹂躪的非洲面臨開展工業革命的諸多難題,尤其是資金短缺難題,這就需要國際社會施以援手。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正好可以回應非洲國家的訴求,彌補非洲國家的短板。非洲五大經濟體如能有的放矢地強化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相關舉措的對接,它們面臨的危機完全有可能化危為機,迎來光明前景。

【本文為2014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多卷本非洲經濟史”(14ZDB063)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責任編輯:張  凱

 

——————————

[1] 本文所用經濟數據主要依據聯合國20171月發表的《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英文版),世界銀行20171月發表的《全球經濟展望》(英文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710月發表的《世界經濟展望》(英文版),以及英國經濟學人智庫網站的最新國別動態報告。為節省篇幅起見,文中不再一一注明相關數據出處。其中非洲五大經濟體的構成采用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5年數值,按美元名義價格計算,五國國內生產總值排序從高到低依次是:尼日利亞(4938億美元)、埃及(3302億美元)、南非(3147億美元)、阿爾及利亞(1668億美元)和安哥拉(1030億美元)。2016年摩洛哥取代安哥拉成為非洲新的第五大經濟體。

[2] South African Police Service, Crime Statistics 2016/2017, at https://www.saps.gov.za/services/c_thumbnail.php?id=322, November 9, 2017.

[3] 新華社:《殘忍!“博科圣地”兒童“人彈”激增三倍》,2017824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08/c_129687716.htm.

特別關注 More

讀者服務

010-83908407(編輯部)
010-83908400(總編室)
010-83908408(發行部)

在線投稿

在線訂閱